唐鬼四

临怪——这亦是一场绞杀


。 。 。 。 。 。 。 。 。 。

    [这是最近的报告,都整理在这了。]
    [真是可靠啊~秘书小姐~]雾矢波江面前的黑发青年做出充满感激的笑脸。
    面对这样一张笑脸,秘书毫不客气地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收起你的那副嘴脸,不然我不介意撕烂它。]
    [欸~真是苛刻啊,好歹我也算你的上司吧~]虽然这么说着,青年也不过是无所谓的笑笑。
    [恶趣味的上司。]秘书看起来完全没有想要给上司留点情面地的想法。
    [哈~你这话听起来真像饱受老板性骚扰的小秘书说的,波江酱~]
    [看起来你心情很好啊,那让我在你的身上挖两个洞怎么样,我不介意当次好人来平和一下你那过于高昂的情绪,不用太感谢了。]
    [没错!我现在的心情超级好哦!是就算称为一生的巅峰时刻也不为过的程度!]
    完全无视了来自下属的恶意,折原临也自顾自的发展着话题。
    [很快,这个名为池袋的舞台上就要上演一场有史以来最精彩的戏剧,糅合了李尔王的悲伤,夏洛克的贪婪,哈姆雷特的仇恨,以及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啊啊~明明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却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给对方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影响。这出由人类自导自演的最终戏剧最后会怎样的形式落幕呢,只是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啊!所以说,我最喜欢人类了!总是这么不断地不断地做出各种让我难以预料的事,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我离不开人类居住的地方!人类、LOVE!我最喜欢人类了!我爱你们!]
    [疯子......]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状若癫狂的举动,雾矢波江也不过是如往常般冷静地吐出这两个字眼而已。
    对秘书的冷嘲热讽依旧采取了无视政策,正如青年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现在的情绪异常高昂,对事态发展的观察热情让他完全可以忽略下属的不敬之举,虽然这个下属也没有做过几次“敬之举”。

    [不过]
    青年突然停止了在椅子上转圈这种堪称幼稚的举动,
    [既然是人类的舞台,那怪物们,还是请你们先退场吧,怎么样?]

。 。 。 。 。 。 。 。 。 。

    折原临也深爱人类但极度厌恶怪物的存在。
    你看啊,像是人类这种,弱小又奋发,强大又怯懦,看起来行为总是在难以捉摸和可以完全预测之间摇摆不定的生物才有去探究去喜爱的意义不是吗?但是像怪物那种,自恃有强大的能力,完全无视规则,总是随着自己的喜好任意妄为的,毫不留情地把人类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规则破坏掉的东西,有让别人......不,是别的生物......好像也太宽容了,应该是世间万物,没错,有存在让世间万物去爱的价值吗?
    [真是......好歹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嘛......]

。 。 。 。 。 。 。 。 。 。

    虽然这是一个让人感到不快的兴趣,不过折原临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人类的呢?
    是从厌恶怪物,厌恶怪物所拥有的力量的那个时候开始的。
    他说他最讨厌了啊,那种肆意妄为的态度,那种可以肆意妄为的资本,真是......
    恶心死了。

    平生所最恨,不过是求而不得。

——————END——————

临瓦-有恶龙掳掠公主,骑士必手刃之


。 。 。 。 。 。 。 。 。 。

    傻姑娘,折原临也在心里如是说,只是个被怪物迷惑的傻姑娘罢了。

。 。 。 。 。 。 。 。 。 。

    关于最近频繁被人们与平和岛静雄一起讨论的女催债人。
    作为大名鼎鼎的情报贩子,对曾经雇佣过的俄罗斯的美女杀手——瓦罗娜的情况,还是可以略微自信地说大体了解的......虽然这么说,不过其实已经是了如指掌的地步了吧。
    [现役是小静的后辈......吗?]
    折原临也看着手上瓦罗娜的相关资料,脸上露出了复杂表情,是看到宿敌的厌恶,以及对逐渐活跃的新人物的期待。

    [那么,小心别被怪物吃掉了哟,我可爱的人类~]

。 。 。 。 。 。 。 。 。 。

    因为渴望破坏而呆在号称“干架玩偶”的男人的身边吗。
    [虽然是这么说,其实也不过是被怪物的暴力俘获了罢了。]
    关于这番看似是在把人看穿的自大的定论,并不只是狂妄而已,折原临也深爱人类,以观察人类为乐,对他而言了解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杀手的真实想法,并没有比看透一个急于升职加薪的中年男人来得困难。

    当拼尽全力仍无法破坏的时候,暴虐变质为敬仰。

。 。 。 。 。 。 。 。 。 。

    其实天台的视角确实很不错,借助可以引以为傲的夜视能力,那个人类扑身去救一个怪物的每一个细节毕露无遗。
    你对那个怪物的破坏欲,变得不单纯了啊。
    [不过小静你有什么立场生气啊,你看看你把我心爱的人类变成什么样了。]
    黑衣青年突然生气起来,那种愤怒稍微比小孩被抢走心爱的玩具熊时多了一点。

    然后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
    [果然,怪物的存在只会迷惑人类。我必须,把人类从怪物手里解救出来。]

。 。 。 。 。 。 。 。 。 。

    临也使尽力气,自肺部挤出一句话:
   「……动手啊,怪物。」
    在他有办法确认静雄是否听到这句话之前,一道冲击贯穿临也的身体。

    然而,那冲击却非来自静雄的一击。

。 。 。 。 。 。 。 。 。 。

   「静雄前辈,是人类。」
    总是习惯用程序指令一样的语言作为日常用语的女性,此时所使用的定义式句型恐怕对那个怪物来说有救赎一般的意义吧,或者是拉住理性的最后一根弦......之类的?
   「我才是一头喜欢杀人的……野兽。」
    不过这两句话,我都不认同哦。

   「……你是人类喔,随处可见的平凡人类。」

。 。 。 。 。 。 。 。 。 。

    想不到……最后会是这种搞笑的结局。
临也看着枪口朝着自己的梵萝娜,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失落感。
    但他还是半放弃地扬起嘴角,面对面直视梵萝娜。

     ——好吧,原谅你。谁教我喜欢人类呢。


——————END——————

静贩-请离我远点谢谢



。 。 。 。 。 。 。 。 。 。 。

    所以说人格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是附着于人类躯壳之上的思想吗?这么说来把机器上的零部件等同于人体上的器官,把机器补充燃油或电力的过程比作人类进食的行为,把机器设定的程序当作人类的反射弧来看......人类引以为耀的所谓生命体与机器就根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吧?
    ......那也就是说,现在正在思考的我,也就相当于一个人格了?

    由此推断,拥有躯壳与人格,我,与人类并无不同......
    那么,你有什么资格,以那种蔑视的姿态,对我所珍视的载体,如此践踏。
    请回答我,平和岛静雄先生。

。 。 。 。 。 。 。 。 。 。 。

    池袋的名风景之一,飞舞在天空中的自动贩卖机。
    飞舞......吗?真是一个美好的形容啊。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值得人们向往的处境,此刻的我翻滚于与大厦顶楼齐高的半空中,如是想到。

    所谓生不逢时说的就是这样的处境了吧?为什么赶巧在了我被普遍应用的年代,池袋,这个繁荣的现代都市,诞生了一个应该只存在于上古传说中的怪物。
平和岛静雄。
    被称为干架玩偶的男人,有着超乎于常理的怪力,其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攻击方式就是将自动贩卖机,啊,也就是我,整个抡起来向对方扔去。然后这个频率在那个叫折原临也的人出现在池袋的时候会成几何倍上升。虽然我是很乐意看到那个怪物难得吃瘪的样子的,但是,如果是以我的载体损坏为代价的话,敬谢不敏非常抱歉。
    毕竟......怎么说呢......这真的是......
    非常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体内不断敲打着机体的瓶瓶罐罐不断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真的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在落地的时候金属外壳又会被撕裂到那种无论焊接多少次都还是会留下痕迹的程度真的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然后就是四处飞散的零件了对吧真的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内部机械的结构也会扭曲到无法再使用的程度了对吧真的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
    你以为是机器就没有痛感了是吗?你来试试啊(笑
    啊不对,我是没有笑这项程序的。

    无数次的,或许比那个叫做折原临也的黑发青年更加强烈的,我希望平和岛静雄就此消失掉。虽然易燃易爆炸但却被他的友人甚至是敌人肯定了“平和岛静雄是一个温柔的人”这一......
    呵呵,你们是瞎了吗?

    我不断地诅咒这个名叫平和岛静雄的怪物,唯有他消失了,我才能够从暴力中被解放出来。
因为我是一个自动贩卖机啊。

。 。 。 。 。 。 。 。 。 。 。 。

    憎恶来源于恐惧,无法反抗的暴力会使人格扭曲,无意识的恶意附着于冰冷的机器上,此刻,灵魂只为诅咒存在。

。 。 。 。 。 。 。 。 。 。 。 。

————————END————————